他们在30℃的长江底挥汗如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