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医药报
往期回顾
返回目录

沙湖桥上,每天数十人抛竿夜钓

过往市民担心被钩伤 相关部门称很难管理

    沙湖大桥上的垂钓大军记者尹勤兵 摄

    武汉晨报讯(记者尹勤兵)“长长的丝线挂满了带倒刺的滚钩,末端系着铅坠,呼啸着甩到水中……”一到晚上,武昌沙湖大桥桥面上就会聚集不少钓友来此“打卡”钓鱼。不过日前,有较真市民认为,垂钓对过往行人和车辆构成了安全威胁。

    沙湖夜钓成一景

    市民担心被钩到

    家住沙湖边的何先生几乎每天都要到沙湖公园散步,途经沙湖桥。他说,一个月前,他发现大桥上一到晚上,就有不少人来此钓鱼。这些钓友所骑的自行车和电动车,就停靠在车流呼啸的桥边,他们用长长的海竿,甩向大桥下的水面,看着很吓人。

    “这要是挂到人的眼睛,或者被鱼线划到脖子,可不是小事。”据何先生观察,天气好时,沙湖大桥上钓鱼者会多达40人;人多时,每隔数米就有一个钓友抛竿。

    作为过往行人,他表示担心,“如果哪天发生意外了,就为时已晚了”。

    记者探访

    影响交通和安全

    15日晚10时,记者实地探访夜幕下的沙湖桥桥面,发现约20名垂钓者依次排列在桥面的人行道上。他们的交通工具就停在路边,距离呼啸而过的车流很近。

    桥上,不时有散步的市民和游客经过。记者注意到,垂钓者使用的大部分是海竿,一根鱼线上,系有8至10个数量不等的“仿生钩”,这些仿生钩不用鱼饵,在水中纯靠尖锐的钩尖挂鱼。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有垂钓者收线起竿,虽然他们每次挥竿放钩前都会左顾右盼,但从旁经过者无不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有鱼钓鱼,钓不到鱼我就当在这里吹风散步……”64岁的王先生告诉记者,他家就住在附近,每晚9时吃过饭后,他从家里出发到沙湖大桥上垂钓,一直守到12时左右。一旁电动车上挂的塑料袋中,已装着他钓上来的七八条“翘嘴白”。在他看来,在沙湖垂钓是附近居民的一项生活乐趣。

    渔获颇丰时,还有人卖鱼

    在垂钓者中,还有部分外来打工人员,见人钓鱼好玩,自购海竿加入到垂钓大军中。

    钓友黄先生透露,每年4月底到9月,沙湖桥上就开启了钓鱼模式。“前一阵,鱼儿板籽(繁殖),钓鱼的人更多,很多人渔获颇丰……”前一阵子,还有人钓到过20多斤的胖头鱼,如果钓到的鱼多,还有人会卖掉换钱,一斤可卖七八块钱。

    “在沙湖大桥上钓鱼,全凭运气,运气好时,一晚上可钓几十斤,运气不好,颗粒无收。”一名男子告诉记者,沙湖桥距离水面大约16米,每次钓鱼挥竿全靠臂力,鱼线触底通常可达五六十米。

    对于挥竿是否会危及过往行人和车辆安全,垂钓者们一致表示,挥竿前,会等没有行人和车辆在旁边,确认安全后才会下手。

    相关部门

    加强劝阻管控,但根治有点难

    今年6月,武汉市水务局就曾在城市留言板,用长达1200字的回复,从湖泊水生态、湖泊规划功能和湖泊治理管理等角度,阐述了在我市湖泊水域垂钓不被提倡的原因。

    垂钓会破坏湖泊水生态和周围环境,破坏周边植被生态环境,污染水质及生态环境。垂钓与我市湖泊规划功能不符,不利于湖泊治理和湖泊管理,干扰了广大市民正常游览休闲活动,造成安全隐患等。

    “在大桥上挥竿钓鱼,确实会对过往行人和车辆造成一定安全隐患。下一步,我们将派人加强桥面巡逻布控。”武昌区水果湖街城管执法中队陈队长称,管控沙湖大桥垂钓,是一件很棘手的事。

    陈队长说,他曾请示过区城管局法制科室,占用桥面垂钓,不同于占道经营,除劝阻外,城管执法人员不能硬性收缴钓友渔具,缺乏强制手段。他说,当前我市桥梁涵洞归口城管部门,但更多的是在占道经营、路面破损维修等方面,“垂钓是一种休闲活动,非要说垂钓是占道经营,有点说不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沙湖公园管理处吴姓负责人称,为避免湖岸边草木被践踏,如果在沙湖公园内钓鱼,公园方面一般会派人进行劝阻。不过,目前公园管理处的权限,仅限于湖边草木覆盖的陆地,而沙湖桥上垂钓很特殊,大桥并不属于公园的管辖范围。

    水果湖街城管中队陈队长则称,根据《武汉市城市公园管理条例》规定,未经公园管理机构批准,不得在公园内营火、垂钓、宿营。违反者可处以1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。不过,在沙湖桥上垂钓,跨越了空间,管理涉及多家单位和部门。

    在沙湖桥上钓鱼,一个简单的垂钓行为,陈队长认为涉及几方面:垂钓者所站的沙湖桥面,由城管部门负责,桥下的沙湖公园,则归园林部门管辖,鱼儿出水的湖面,则归水务部门负责。此外,如果影响危及交通,还应该有交管部门管理。因此,他认为要消除沙湖垂钓潜在危害,解决之道是集中多部门联合执法。